月亮小屋

月亮小屋
文/一尘
月亮小屋

夜幕降临,星星点灯,月亮小屋亮了起来。屋前那棵大树下,长春奶奶和叔叔晃动着忙碌的身影……

为什么要在称谓前加上“长春”呢?

听母亲说,长春奶奶和父亲在山东老家是一个村庄的。父亲小时候爱哭爱闹,爷爷奶奶就给他认了这位干妈。后来各随各家的亲戚闯关东,父亲定居在黑龙江省的边陲小城,奶奶定居在吉林省的长春。

虽然彼此居住在东北,但是极少登门拜访。平日交流的方式大多是书信来往。

那年中秋节前夕,家里收到叔叔的来信。说奶奶想父亲了,他也想来这边做点小生意。父亲看完信后,激动得几夜未曾合眼。我的小脑袋瓜里想象着奶奶和叔叔的样子。

早些年,东北的天儿冷得早。刚到中秋,天空就飘起薄薄的小雪花。奶奶和叔叔到我家时已近中午。

奶奶穿着厚棉裤、厚棉袄,脖子上系着一条墨绿色的围巾。白皙的脸上布满褶皱,一双小眼睛,笑起来眯成一条缝儿。叔叔倒是很抗冻的样子,穿着一件黑大衣敞着怀,拎着一个标有“上海”字样的大提包。国字型脸上,浓眉大眼,一口洁白的牙齿尤为醒目。

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。几个人一见面握住手,眼睛里噙着泪花,寒暄了一阵儿才坐下来。母亲提前一天杀了一只大公鸡,去菜市场买了肉和排骨。把家里储藏的咸鱼、虾片、海菜、粉丝……全都派上了用场。东拼西凑,弄了十四道山东和东北混搭的美味佳肴。

久别重逢,大人们吃饭的时间慢慢延长,关里关外的聊啊聊。我们这些小孩子哪里坐得住板凳,吃饱了喝足了,满屋子乱跑。母亲嫌我们闹人,摆着手,“乖,回自己屋玩去。一会儿带你们去看月亮。”

中秋节谁不喜欢圆月亮啊?可望着窗外,天空忽阴忽晴,雪花断断续续的,我们有些担忧,时不时地跑过来问,“妈妈,今晚月亮能不能出来啊?”母亲被问烦了,生气地说,“你们回屋消停呆着吧,今晚月亮不出来了!”

月亮不出来了?我撅着嘴,眼泪快掉下来了,心想:大人说话可真不算话。奶奶慢声拉语地说,“妮儿啊,别急。奶奶都来你家串门了,月亮怎么会不出来呢?一会儿就带你出去看。”叔叔眼睛一瞪,“月亮要是敢不出来,我找它算账去。”

说着叔叔拉开那个上海大提包,哇,里面是五颜六色的拉绒脖套!软软的、绒绒的,上面还带着两圈小白杠。叔叔给我们每个人分了两个脖套作为见面礼。可是被母亲拦住了,“谁也不许要,让叔叔留着卖钱。”我们几个爱美的丫头攥着脖套,假惺惺地还给叔叔。奶奶和叔叔一个劲儿地说,“拿着才是好孩子。”听到这句话,我们顾不得母亲发话了,抱起脖套风一样地跑了。

天渐渐黑了,小雪花终于停了下来。月亮透过云层,悄悄地爬上树稍,如同一盏银色的灯笼挂在树上,把院子照成一片银白。

母亲拿出几块月饼摆在花瓷盘里,端到院子的柴垛上对着天空拜了拜。又端回屋子里把月饼掰开,一人一半。我啃了几口月饼,便迫不及待地拉起奶奶的手,“奶奶,月亮出来了,我们出去看月亮吧!”

奶奶和叔叔给我们挨个戴上新脖套,拉着我们的小手在院子里来回溜达。姐姐、妹妹看了一会儿先回屋去了。而我仰起脸,望着圆滚滚、金灿灿的月亮,嚷道,“大铜锣!”我一边喊一边蹦了起来,几次举起手臂试图去敲这面铜锣。

奶奶见状,从院子的柴垛里抽出一根木棍递给我,踩着小板凳把我举上矮墙,紧紧地抱住我的双腿。叔叔在院子里找到一只空盆子扣在柴垛上。奶奶喊了一声,“妮儿啊,敲吧。”我踮起脚,举起手中的木棍,向月亮敲去。

我敲一下,叔叔就敲一下盆子,听着“叮当”的响声,我真的以为敲到月亮了,高兴得忘乎所以。现在想来,那场景真有点像唱双簧。

半个小时过去了,母亲见我还缠着奶奶叔叔敲月亮,出来催促着,“快进屋吧,奶奶有风湿病。”风湿?我有些好奇,傻傻地问,“风湿是什么?”奶奶不以为然地說,“风湿是个大马猴,听到敲锣声就吓跑了。”“大马猴”怕锣声,我敲得更欢儿了。

就这样叮当敲了近一个小时,直至我脖子发酸,手臂发麻,浑身发冷,有些站不住了,才肯回屋。

进屋后,我强烈要求和奶奶一个被窝睡觉。奶奶搂着我躺在火炕上,月光洒满屋地,像铺了一层薄薄的软纱。我趴在枕头上望着月亮东捱西问:

“月亮里有人住吗?”

“有好几个人呢。”

“都谁呀?”

“嫦娥抱着小白兔,吴刚拎着大斧子,老奶奶坐在树下纺线。”

“老奶奶纺线做什么啊?”

“给仙女们做纱裙。等她纺累了,奶奶就去替换她。”

“那奶奶也给我做一件仙女裙呗。”

“好啊,给你做一件最漂亮的仙女裙。”

那晚,我依偎在奶奶的怀里问了好多月亮里的事,问着问着就睡着了。梦见自己变成了嫦娥,小叔叔变成了吴刚,奶奶变成了纺线的老奶奶。我们在金碧辉煌的月宫里,腾云驾雾、来回穿梭,咯咯的笑声响彻天宇……

转眼半个月过去了,叔叔拎来的脖套卖光了。奶奶和叔叔要回长春去了。我哭咧咧地拽着奶奶的衣角,“奶奶不走、不走。”奶奶眼睛里亮闪闪的,俯下身,摸着我的头说,“妮儿啊,想奶奶的时候,看天上的月亮,那时奶奶就坐在里面纺线呢,很近的!”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长春奶奶和叔叔。只是我没想到是最后一次见到奶奶。几年后,奶奶风湿心脏病加重去世了。小叔叔隔年来过几次,闲聊中得知,奶奶那次来之前就查出风湿归心了。想趁着还能走,来看看我们,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了。叔叔做点生意挣钱为了给奶奶治病。

又过了几年,叔叔也患胃癌离去了。

每每想起那个中秋夜,我心中充满无限的暖意和愧疚。如果那个夜晚,我不让奶奶和叔叔陪我瞧那么长时间月亮,是不是他们会多活好多年?

月亮升起来的时候,我站在窗前望一会儿,再望一会儿。仿佛看见奶奶坐在树下纺线,叔叔站在树下劈柴。只要我挥一挥手,他们就回头对我笑着。

散文百家·下旬刊2017年2期

全文共2462字!
散文
复 制 链 接
精选好文